Log in

Login to your account

Username *
Password *
Remember Me

千里之行,始於足下

 盛夏將我從甜美的夢裡猛然抽身出來,一陣陣重複的蟬鳴傳入我耳,牠們像是邀請我參加盛夏派對。我不耐煩,正想轉身走到浴室梳洗時,我不小心將那封鋪上了厚厚塵埃的信封弄掉了,我小心翼翼地撿起地上的信封,打開信封拿出泛黃的信紙,「哥哥,謝謝你!」這一句話瞬間進入我眼簾,一幕幕的記憶一下子在大腦中播映。原來,我曾經做過這種好事。自懂事以來,我一直很努力,以為讀大學就能讓自己成大事,將來貢獻社會。就是那生命裡與我偶然相遇的孤兒妹妹,帶領我踏實地走出人生的第一步。

  數年前,又是這令人汗如雨下的天氣,這次不是蟬鳴的邀請,而是陳老師。他邀請我參加義工隊舉辦的探訪孤兒院活動,我的心情就像從美夢給人吵醒的一樣不耐煩。我認為探訪孤兒院是無聊又耗時的活動。可是,在他幾番游說下,我才迫不得已答應了。

  在這炎熱的盛夏,陳老師帶領著我們一群十人的學生到孤兒院。我們以為步行到孤兒院的路程不遠,怎料長長的大直樓梯卻正等候著我們。我一生也不會忘記在酷熱的天氣下走過幾乎沒有盡頭的路途,「陳老師,還有多久才到?」陳老師沒有答覆,他以一根手指指著前方來回應我們。爬過長長的樓梯,我們彷彿已經攀山渉水,終於,我們到達了孤兒院,一個一度讓我感到討厭的地方。

  孤兒院的大堂裝潢十分殘舊,斑駁的木地板加上生銹的鐵家俱,夏日有幾陣涼風,我們也感到幾分涼意。院內孩子在吵鬧,看見他們人數之多,同時想到他們無緣跟父母生活,我知道身上的涼意就是幾分的悲涼。室內沒有添置空調,十分侷促,我熱透了,也倦透了,昨夜溫習至凌晨,此刻我想起背包裡的參考書,聽了孩子吵吵鬧鬧的聲音,突然又感到煩厭。

  是她,其中一個孤兒,活動過程中一直牽著我的一個小女孩,她完全觸動了我。「哥哥,我很喜歡你,我想要你做我哥哥,我曾經也有一個哥哥,不過他死了。」小女孩淡淡的笑了,然後突然眼睛通紅了。我彷彿跟小女孩打通了心靈的通道,突然明白了甚麼似的。我想起自己努力讀書的原因,因為我想貢獻社會,幫助弱勢社群。「我要做社工,給世界一點愛!」我不是曾經這樣想過嗎?為甚麼我只記得要讀書,忘記了要奮鬥的原因?那小女孩想念她哥哥,想得到當下的關懷,就這樣而已。我能為她做甚麼?我除了摸摸她的小腦勺,就是站在一旁高不可攀地俯視世界,還要一個小妹妹邀請我重臨我曾經鄙視的人間!我看不起我自己。分享環節時,孤兒院一位職員說:「在這裡工作一點兒也不輕鬆,不過我認識這些孩子後,得悉他們出生於不同背景,有的出生時被父母遺棄、有的是因為父母離異而來到孤兒院。我想,其實我們比他們幸福多了。可能,你會覺得義工服務十分煩厭,十分浪費時間,但你試想想,一班如此需要心靈上慰藉的階層,就連社會都將他們遺棄是一件多悲哀的事。如果,我們有能力,應向他們施予援手,給他們關懷。這才是身為人應該要做的事。」我更加無地自容。

  從那天開始,我的臉上重現了笑容。我總認為陽光是美好的,人生也是美好的。一草一木,也是美好的。風吹草動,也是悅耳的音符。我不再只沉迷於讀書,沉迷於分數上的追逐。後來小女孩托中心職員寄了信來學校給我,我十分感動,也萬分感恩。我走在路上,感到人生的路變得踏實,而且光明而平坦。我明白了社會上存在著很多需要照顧、需要關心的一群,我們作為一個人,應心存憐憫。可能,你會認為社會上,有需要人士很多,不能以一己之力完全幫助他們,我卻認為不以能力局限作逃避,即使能力有限,只要你願意盡一己之力幫助他們,這,便足夠了。「千里之行,始於足下」,我一直以為自己很懂事,只專注於學業便是追求理想,想不到我只是原地踏步。現在,即使要在酷熱天氣下走過幾乎沒有盡頭的路途,我,都願意。

  我將那泛黃的信紙反轉,稚氣的畫風出現在眼前,畫著滄藍的天空和手牽手的人群,我仿佛看到他們在藍天上展翅高飛,不帶一點傷悲,只帶著一張張的笑瞼。我看看日程簿,反正,今天空閒。

  夏天,彷彿不再炎熱,不再侷促了。

勞彥樑

Read 1497 tim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