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 in

Login to your account

Username *
Password *
Remember Me

接受

              在日常生活,我們總會碰上一些難於解決的煩惱與困難。在面對與處理它們的過程,我們或許感到憤怒,我們或許感到絕望,我們甚至會拒絕面對,弄得情緒三翻五滾,也不能尋找出路。有時,我們與別人溝通也會出現問題,我們一直以為正確的事,在他人眼中,也許是一件荒謬的事。生活就是這樣,不同性格不同成長背景的人經常處於對立面,人們互相爭拗,互不退讓,總之,我們總是認為自己才是最接近真理的。甚至對於家人,我偶然也會感到不耐煩,總是覺得他們做的事不順我意,於是我就會搞起對抗來。媽媽總是心平氣和跟我講道理,從不要我難受。甚至對於凡事「積極不合作」的外婆,媽媽都有一套處理的方法。

    說起外婆,她今年八十七歲了,做事很有自己的想法,而且心思一經決定,也不容易動搖。上一輩的人苦難多,那時多戰爭,要走內亂;而外婆從小家裡就不怎富有,故認為能用的物件都不應該浪費,這個想法一直陪伴了她幾十年。

中秋節那天,外婆的所有子女、媳婦們、女婿和內外孫一起到她的家共度佳節。她告訴我們她從大廈的舊傢俬收集站撿到一張塑膠椅……

「別要它啦!這椅子很舊了,塑膠開始老化,隨時坐坐都會爛」大舅父說。

    「我坐也坐了兩天!」外婆不服。

    「人家不要的東西代表它有問題。媽,看見嗎?塑膠椅變了色也有裂紋,你坐著坐著椅子,可能會塌下來呢!」二舅父耐心地說。

    「我現在不就好端端的坐著嗎?」外婆滿不是味兒。

    「媽,我們不是說現在嘛。看看,坐的部分四周都有裂痕。妳八十多歲了,摔下來後果不堪設想」三舅父加入。

    「你們懂甚麼,這椅子兩邊有扶手,兩手擱上去看電視多享福呢!」外婆面帶堅定不移的表情地說。

    三個兒子不斷勸說,希望外婆不要用那張「危椅」。當然,外婆完全沒有放棄那塑膠椅子的準備。媽媽不動聲色,好像不怎擔心外婆的安危似的。我不明白媽媽為何不加入,勸勸外婆。慢慢地……氣氛變得有些緊張。

   「我有甚麼未見過?」外婆斬釘截鐵地說。

    大家為免再激發氣氛進一步惡化,只好終止話題。

    翌日,爸爸和媽媽走了多區的傢俬店,原來是希望能找到一款同類型的扶手椅給外婆。最後,他們買了一張黑色的帆布扶手椅子。當天見爸媽回家時都累透了,因為大部分的傢俬店都沒有他們合心意的椅子,不是太軟,便是太高,都不合老人家用。

    我問那兩個「毅行者」:「這樣做會不會太愚孝呢?如果她不明白道理,也會照樣坐舊椅子啊!你應該跟外婆理論一下啊!」

    媽媽笑說:「如果跟她理論過後,她依然固執不通,結果會如何?外婆有事情跟我們分享,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。但如果每當大家對事情有分歧的時候就說她不對,弄到大家不和氣,不歡而散,她就不會跟我們說她的事了。到了那個時候不就更糟糕嗎?」

   「我們有時是不能改變一個活了八十多年的人的思維和決定。但也要接受『她不聽勸告的時候』的事實,而這並不代表我認同她的做法,如果我們能明白這個道理,自然會想辦法,希望可以令情況改善。」媽媽平靜地分析。

   「你又確定外婆會坐你們買給她的椅子嗎?」我問。

    媽媽平常心說:「買椅子,是想她老人家知道,我們的討論都不是衝著她而來,而是擔心她,出於一片孝心。我也不知道她會不會用,希望她會用吧!」

    往後在探望外婆的日子裡,那塑膠椅子仍在,可是卻把它拿來放袋子,自己大剌剌地坐在黑色帆布椅子上看電視節目,樣子很享受。

   「爸媽買的椅子好坐嗎?」我嘗試逗她。

   「也不錯啊!」外婆滿意的說。

    從媽媽和外婆的互動中,我領悟到「接受」的真正意義:接受不等於妥協;接受不等同附和。當我們面對不理想事情發生的時候,用硬碰硬的方法處理,有時可能將壞情況推向至不可收拾的局面。面對困局,首先看清產生困難背後的原因,嘗試對症下藥,只要肯面對事實,再由這一點出發,去檢視可行的方法改變已發生的事,就好。就如舅舅們重複陳述舊椅子的害處,忽視了外婆對舊椅子執意的原因,不但不能解决「危椅」問題,反而差點破壞了大家聚首一堂,開開心心地慶祝中秋的機會。

     其實,外婆何嘗不是運用了「接受」這門工夫?她放下了個人原先的判斷,「接受」轉變了的局面--爸媽買來的新椅子。經過了評估,分析後,外婆作出了今天的安排,既可坐著滿意的新椅子,又實踐了善用舊椅子的初衷。她樂了,我們也樂了。我看,有的局面看似「山窮水盡疑無路」,但只要有多一點資訊,多一些選擇,就會「柳暗花明又一村」。

    從今以後,我會做好「接受」這門在生活中的功課,能好好掌握這門功課,我相信已經是一種非常受用的智慧。

       黃浩致

Read 734 tim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