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 in

Login to your account

Username *
Password *
Remember Me

風信子

冬天來臨,路旁昔日爭芳鬥艷的花卉如今已蕭然萎謝,黃葉也被輾得支離破碎。 身旁急急走過的人們,無一不是披著厚厚外套,抱怨著寒冷天氣;或是便利店門前幾個不修邊幅的,為了爭那幾口暖意,又動了手腳,從街頭動到街尾,不知欠了路人幾句道歉。我冷冷地看著,心生煩厭。

走著走著,還是回到了家門口。視線中卻意外地冒出了一抹鮮綠。原來放在門前的那盆風信子長出了嫩芽,在努力招著小手叫我過去。我慌慌張張地把它捧進門,借著窗邊的陽光,細細地打量著它,卻不禁擔憂起來——它那嫩綠色的花苞緊緊包裹著其中嬌弱的生命,與現在世間的肅殺是多麼的不相襯。它應該是活不久的吧? 我嘆了口氣,還是為它澆了些許冰冷的水。

幾天後,突如其來的的風雪把窗子打得嘭嘭作響,正想把它關上,卻發現了小傢伙身上沾了不少雪花,卻反而更精神了。它的小手伸長了不少,堅韌得像劍一樣插在土中,守護著那變得嫩黃的,泛著少女般細膩光澤的花苞。看著它生機勃勃的樣子,我不禁為之前輕率的判斷而生了幾分羞愧,又夾雜了幾分期待。到了春天,它一定能把其他花兒都比下去。

就像是迫不及待想要長大,它完全無視寒流的侵襲。許些日子後,葉子竟已有我半臂之長,十多朵粉嫩的花綴滿了花莖,像一個個彎著腰偏著頭,對我笑著的少女。少女的中間是一絲嫩黃,向外是如牛奶般的乳白色,遠看像是蛋糕上的奶油花。儘管比不上梅花的超凡脫俗,水仙的清新淡雅,但它獨有恬靜卻能使我忘記窗外狂暴的風雪,以往總是皺著的眉頭也能舒展起來。

但是,風信子啊,你為何要開得那麼急,不等春天的到來呢?

春天將至的時候,陽光把風雪都驅走了。窗外陸陸續續長了嬌小鮮艷的花,把人們的臉色襯得柔和許多,大街上也開始熱鬧起來。可是,本以為會長得更健康的風信子,卻突然凋謝,身上的白衣綠襖也褪下了。我呆看著空空如也的花盆,嘗試找回那總是繚繞在我身旁的寧靜氣息。我皺起了眉頭,想了想,嘴角卻彎成了愉悅的弧度。我確是怨恨它,為何不辭而別; 卻感激它,給了我一個寧靜的冬天; 但更羨慕它,在靜寂中來,在喧嘩中去。能夠過著無聲無息的生活,在寧靜中洗滌被凡塵玷污的心,是多麼令人嚮往。

冬去春來,是世間萬物漸漸回復生機的日子。而我那風信子,卻倔強地要違背這定律,偏要在風雪中屹立,盛放,默默地展示自己的不平凡。它欣然接受著寒冷的侵入,放棄了在春天與百花綻放的機會,享受只屬於自己寧靜。它可能是愚昧的,但我又有何資格怪責它?

盼望能與它過著同樣生活的我,豈不是更愚昧?

 

曾瀞誼

Read 1758 times